华容李氏网
 

合 族 往 事

835

46,百官支东见公在合族代表座谈会上回忆说,他父亲1969年从东山水库做堤回来,很伤心地对我们子女们说:“在东山水库担土时我很想哭,因为水库关水后,李氏宗祠就淹没了。解放前不久,我16岁时就作为百官支代表,骑着马去那里参加了合族会议。记得是几个年长族公们把我从马背上扶下来的。”

520,桥头支柱周公回忆说:“解放初期,国民军交警总队第四支队少将队长华龙公,指示时任桥头支族长子龙公发起华容合族。子龙公原在华龙公手下任团长。”

之前,铜溪庙支李维公也听其父亲说,我祖父(拔青公)是县国民政府官员,曾牵头组织合族,在县城开过几次会,方案已定未实施就解放了。

十年前桥头支世钧公(县人大原主任)和六年前百官支碧炎公均提出过合族倡议,均限于当时条件不成熟未启动。

今年春节以后,年过古稀的碧炎公再提合族,且以为合族之事非常紧迫,如果一些中老年族公不再健在,合族将会更难。(李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