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容李氏网
 

李氏宗祠与李白故里

1323
作者:李春阳

李氏宗祠与李白故里

200845,投资近百万元的李氏宗祠重修落成,全族600多人,从全国各地云集华容县东山镇仙鹅寺村东山水库北麓举行开祠大典。

新祠离旧祠遗址约一公里。旧祠遗址位于东山水库库尾水淹处。旧祠最后一次大约重建于清初,1954年因建华容三中建材紧缺,被拆走建校了。1971年年底,仙鹅寺村(原红旗大队)所在的原一、二、三队修建东山水库,位于该村一队的旧祠遗址没入库底。旧祠巍峨壮观,富丽堂皇,屹于龙山头前,山环水绕。因旧祠后靠龙山,前经龙港,南有雷打岩作屏,北有寨子岭为障,前有沙凸岭拦道,四面高耸,形似紫禁城,加之“内城”外有天井山和桃花山几乎合围,很像外城,山外又有长江和洞庭湖作“护城河”,人们说此地为天然“京城”,千百年来把这个“紫禁城”说得活灵活现。

名不虚传,此地的确是难得的风水宝地——李氏宗祠所在地是名闻遐迩的仙鹅寺所在地,所在村以寺命名。根据明朝户部侍郎程万里《石龙山仙鹅寺重修记》记载,该寺始建于大宋绍兴二年(1132),至明景泰丙子(1456)已迁修五次。后经多次扩修,于1964年拆后修建东山农业中学的仙鹅寺位于李氏宗祠北侧约500米处、新祠西约1公里处。

关于此寺的命名,有一个美丽的传说。很久以前,天宫一仙姬被玉帝谪贬下凡为天鹅,生蛋孵化了很多小天鹅后,经观音菩萨安排变成了尼姑,四方奔走,为人们治病疗疾。天鹅谪期满后归天,世人为感激天宫仙姬,以仙鹅名寺纪念她。寺殿有联可证:“仙本天宫谪下,鹅从太极飞来。”除此传说外,该寺命名可能与寺后形有关。寺后高山名叫寨子岭,因陈友谅部扎寨得名,山峰有一、二亩大的圆形凹陷处,酷似鸟巢,故此峰叫抱蛋峰,人们因此联想到了仙鹅抱蛋,因为只有仙鹅才需这么大的鸟巢了。也许与这里漫山遍野的千亩黄山松有关。一到秋、冬,满山都是白鹤飞舞。

李氏宗祠周边,除有寨子岭外,祠前两公里处还有张飞杀猪飨将的杀猪港,寨子岭北坡有树龄达1800多年的江南银杏王,龙港上有李氏桥头一支先祖于600多年前所建的石拱桥(已列入市文保)。在龙港出山下畈处,有一飞瀑,称龙口瀑布,瀑布下有一石窟水潭,史称龙潭。李氏桥头一支派名中就有“科名世代新石潭”之字样。这里由于1971年修建了东山水库,使小龙潭变成“大龙潭”了。东山水库总库量1000万立方米,为中型水库,由于此处风景秀丽,旅游专家给她起了一旅游雅名叫东山湖,意为“高峡出平湖”。从此,千米龙山从桃花山分水岭逶迤而下,构成了一幅壮丽的巨龙氽水的天然山水画!新祠正建在该湖北侧,祠前碧波荡漾,祠后松涛欢唱。因此,有人叫新祠为“天然居”,真个“居然天上客,客然天上居”!

李氏宗祠所在的“京城”北面的“护城河”长江就在桃花山北麓,距祠堂大约五公里,南面“护城河”洞庭湖就在天井山的南麓,距祠堂大约七、八公里。江湖汇合点原在岳阳市君山区洪水港,洪水港又连接东山镇境内的大荆湖。该湖是龙港的入注处,距李氏宗祠大约七、八公里。据2011年省、市考古专家挖掘考证,今大荆湖四周有一个新石器时代(距今4500~5000年)的建筑群,类似一个港口城市。这与南宋地理总志《舆地纪胜》记载吻合:“刘备城:华容大荆湖尾有慈音寺,俗传是刘备中军寨。”光绪壬午年(1882)《华容县志》称,七星墩(位于大荆湖尾)亦称碑记港,有碑记港渡,“大荆湖水旧绕洪水港出洞庭,大荆洲坍后水由砖桥陈家沟出江”。李氏宗祠南面之山天井山,据史家分析,与巴丘(今岳阳)和洞庭湖之名有因果关系。据前所述,天井山古时被洞庭湖三面包抄,为一半岛。洞庭湖原名青草湖。因人们后来发现天井山山腰有一大石洞(今仍在),如堂庭之大,名曰洞庭,天井山随之称为洞庭山,青草湖则随山而名洞庭湖了。从岳阳楼隔湖北望湖际“远山”天井山,如巨蛇蠕动,故称巴丘。

这通江达湖的大荆湖碑记港,在唐朝来了一位大诗人,他就是李白,又名李太白、长庚。这位大诗人李白就是华容李氏的先祖。《桥头李氏族谱·源流考》载:白生长在“蜀中绵州青莲乡,天资聪颖,日记万言,学富五车,能倚马文章,斗酒百诗,以不世之才而欲显之朝廷,遂别家而之长安游诸公卿,于天宝初,享翰林供奉。因耻与权奸为伍,不仕于朝,乃以诗酒为乐,自号江湖散人,世称青莲居士,匿字讳名,徜徉于山水爱邑,至石龙,羡其风土而定居焉,”繁衍渐众。200666日,中国炎黄研究会会长何光岳先生考证了李氏先祖伯高公的700年前的墓志铭后写下了这样的结论:“宋李公伯高十宣义之墓志铭,乃原物真品,系南宋后期之遗物,文物价值极高,且其可证《桥头李氏族谱·源流考》所载,华容李氏系唐高祖李渊第七子汉王李元品之后,大诗仙李白之裔,诚为可贵。见之甚为欣喜。可证岳阳不但曾为李白留连忘返之胜地,且其一支子孙也定居华容,可补历史空白。”

李白会到洞庭湖来吗?《辞海》称:“李白(70~762),号青莲居士,祖籍陇西成纪,隋末其先祖流寓碎叶,他出生于此。幼时随父定居绵州昌隆青莲乡,25岁离川。之后白多在巴丘洞庭湖一带漂泊。”《李白全集·曾巩序》称:“盖白蜀郡人,初隐岷山,出居襄汉之间,南游江淮,至楚观云梦。云梦许氏者,高宗时宰相圉师之家也,以女妻白,因留云梦三年……以赦得释,憩岳阳、江夏。久之,复如寻阳……其族人阳冰为当涂令,白过之,以病卒,年六十有二。”

李白视岳阳、华容为家,“多在巴丘洞庭一带漂泊”,确有史证。这些史证是他留下的诗文。从《李白全集》收集的诗文中,直接点了洞庭湖或巴丘、华容县章华台之名的有40多首。李白在《荆州贼平·临洞庭言怀》诗中有“郢路方丘墟,章华亦颠倒。风悲猿啸苦,木落鸿飞早。日隐西赤沙,月明东城草”句。诗中的李白从岳阳楼上看到了巴丘通往楚国郢都(即荆州)的道路上废墟成堆,华容县城的章华台被毁倒了。太阳隐蔽到西边华容县古赤沙湖中去了。李白为何对战争破坏了华容的古建筑如此痛心疾首呢?因为这是他的家乡啊!我们从他的“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一诗中的“还”字就可知他把荆州当家了。古华容正属荆洲南郡。遗憾的是李白在安徽当涂县拜访族侄李冰阳时,病逝在此,葬于异乡。

为了纪念华容李氏先祖李白,李白后裔在仙鹅寺找到了李白隐居洞,并将其与华容县相关的九首诗文刻于隐居洞周围的龙口瀑布的崖石上。本世纪初,华容县人民政府规划当时旅游景点建设时,将仙鹅寺“李白故里”编入了《旅游规划》草案。

                           李春阳201378于清闲居